美第奇家族

admin 127 0

美第奇家族 生活

洛伦佐·德·美第奇的肖像,也被称为伟大的洛伦佐(1449-1492),佛罗伦萨的统治者。

在长达三个多世纪(1434-1737)的时间里,意大利佛罗伦萨极其富有的美第奇家族是欧洲最强大、最有影响力的王朝之一。两位教皇和两位王后都来自美第奇家族。艺术爱好者应该感谢美第奇家族培养和资助了多纳泰罗、波提切利和米开朗基罗等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才。在与美第奇家族又爱又恨的佛罗伦萨,你走一条街都能看到带有美第奇家族(Medici)徽记或传承着美第奇家族丰富文化遗产的宫殿、教堂或博物馆。

但美第奇家族究竟是如何变得如此富有的,他们是否总是利用他们巨大的影响力做好事呢?

美第奇家族是如何获利的

这家人最初来自托斯卡纳的一个村庄,但最终搬到了托斯卡纳的首府佛罗伦萨。他们是银行家。从乔瓦尼·迪·比奇·德·美第奇开始,他建立了美第奇银行的几个分支机构,其中最获利的是与教皇宫廷有关的。就像许多佛罗伦萨的银行家一样,他通过这种方式赚了很多钱。

14世纪的银行与今天的银行没有什么不同。美第奇银行发放贷款,持有存款,并像一台中世纪的自动取款机一样运作,发行当时最值得信赖、最稳定的货币——弗罗林。在乔瓦尼的儿子的领导下,美第奇银行在罗马、威尼斯、那不勒斯、米兰、日内瓦,甚至远至伦敦开设了分行。

这个儿子就是老科西莫,他从家族企业中获得了不可估量的财富,同时不知怎么地仍然是一个“人民的人”和艺术潮流的创造者。

当时,佛罗伦萨是一个年轻的共和国,但其政治仍在少数老牌富豪寡头的控制之下。科西莫是共和统治的坚定扞卫者,他奋起反抗权势者,并因莫须有的指控被短暂地驱逐出佛罗伦萨。但在一场民众起义之后,寡头们被赶下台,科西莫作为英雄和“共和国第一公民”受到欢迎。

科西莫利用他的名声、金钱和政治影响力为15世纪的佛罗伦萨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在政治上,他通过确保所有政治派别的人都有机会成为代表,帮助打破了派系主义。但到目前为止,他最大的贡献是对佛罗伦萨的艺术、建筑和文化的贡献,佛罗伦萨成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的一颗明珠。

科西莫将艺术和赞助视为政策工具,他真的相信要美化这座城市,但也要给它带来尊严,以及意大利人所说的“名望”或“声誉”。城镇喜欢以积极的方式被谈论,这给了人们一个这样做的机会。

科西莫在佛罗伦萨最大的建筑项目之一是美第奇宫,这是一座由米凯洛佐设计的宫殿式住宅,作为美第奇家族的住所和银行帝国的总部。如果堂皇的宫殿还不够令人印象深刻,科西莫在里面摆满了开创性的艺术作品。他委托多纳泰罗为宫殿庭院绘制《大卫》,这是自古以来第一幅独立的男性裸体画,也是文艺复兴早期的杰作。

科西莫的手在现代佛罗伦萨随处可见。他完全重建了圣马可教堂,并委托弗拉·安杰利科为其创作壁画。他重新启动了雄心勃勃的圣洛伦佐教堂的翻新工程,其中包括多纳泰罗令人惊叹的青铜作品,以及后来由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图书馆。科西莫是一个致力于文艺复兴的人,他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古典文献图书馆之一,后来他创立了柏拉图学院,这是一个人文主义思想的中心。

科西莫做了很多事情,部分原因是他的财富,也因为他希望被视为不是一个掌握权力的第一公民,而是一个造福社会的第一公民。

1464年老科西莫去世时,他被授予“人民之父”的称号,并被安葬在圣洛伦佐教堂的圣坛前。

又一个“伟大的”美第奇家族

并非每一个美第奇家族的人都令人难忘。老科西莫的继承人,“痛风病人”皮耶罗,因为患上了富人的疾病——痛风在古代是由只吃肥肉和酗酒引起的——他几乎没有离开过宫殿。但下一个美第奇家族将超越他们所有人。

伟大的洛伦佐在接管美第奇家族的政党机器时才20岁。洛伦佐是一个伟大的英雄,一个卓越的人,有教养,极其聪明,既有天生的机智,又与平民和贵族阶级有密切的联系。他是艺术和思想的伟大赞助人,从1469年到1492年去世的那段光辉岁月是他的定义。

波提切利是洛伦佐最喜欢的画家。安吉洛·波利齐亚诺是他的诗人。当洛伦佐发现了十几岁的米开朗基罗的才华时,他把他招进了一所雕塑学校(也是洛伦佐创办的),并邀请米开朗基罗作为家族的荣誉成员住在美第奇宫。

不过,洛伦佐的生活并不全是艺术和派对。他在帕齐阴谋中受了重伤,当时一个敌对的银行家族试图在教皇的支持下在佛罗伦萨发动暴力政变。洛伦佐的兄弟朱利亚诺在复活节周日两人一起去教堂时,在这场无耻的袭击中丧生。这次袭击使洛伦佐变得偏执,并导致了一个暴君的政治声誉。

但真正的麻烦来自于一位名叫吉罗拉莫·萨沃纳罗拉的民粹主义修士的崛起,他对洛伦佐和他的同类所支持的“异教”新柏拉图主义进行了抨击。萨沃纳罗拉的布道越来越具有启示性,他坚持认为佛罗伦萨需要被“净化”,以迎接耶稣的第二次降临。萨沃纳罗拉在圣洛伦佐的讲坛上痛斥美第奇家族,并最终在洛伦佐死后将这个家族赶出了佛罗伦萨。

出乎意料的是,佛罗伦萨人接受了米开朗基罗无与伦比的大卫雕像,作为他们与“歌利亚”美第奇家族斗争的象征,并在佛罗伦萨主要广场附近显眼地展示了这座雕像。

两位教皇和两位王后都是美第奇家族的

严格来说,有四位教皇可以声称自己与美第奇家族有联系,但只有两位是着名的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的直系后裔。第一个是乔瓦尼·迪·洛伦佐·德·美第奇,“伟大的洛伦佐”的次子(长子是“不幸的”皮耶罗,因为他判断力差而被称为“不幸的”,他在1494年领导了美第奇家族被萨沃纳罗拉击败)。乔瓦尼成为了教皇利奥十世,他是一个挥霍无度的艺术爱好者,因出售赎罪券以帮助支付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翻新费用而臭名昭着。这些赎罪券,承诺赦免他们的主人的罪,帮助引发了新教改革。

第二任美第奇教皇是朱利奥,他是洛伦佐被谋*的兄弟的私生子,取名克莱门特七世。作为教皇,他最重要的举动是阻止亨利八世的离婚,并威胁将他逐出教会,导致英国与天主教会分离。

美第奇家族的女性对权力也不陌生。凯瑟琳·德·美第奇(乌尔比诺公爵洛伦佐的女儿,伟大的洛伦佐的曾孙女)于1533年嫁入法国王室,年仅14岁。她的丈夫亨利于1547年成为法国国王,他死后,凯瑟琳的三个儿子都担任国王。当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她的儿子查尔斯在10岁时继承了王位),凯瑟琳担任摄政王,有着难以估量的政治影响力。另一位美第奇家族的玛丽,也是17世纪早期的法国王后,也是她年幼的儿子路易十三的摄政王。有趣的事实:据说凯瑟琳通过她的私人厨师向世界介绍了冰淇淋。

美第奇家族的衰落

16世纪30年代,美第奇家族回到佛罗伦萨,但这次是作为君主。科西莫一世于1569年成为托斯卡纳大公,在接下来的近200年里,这个家族以世袭君主的身份统治着托斯卡纳,受到不同程度的欢迎和政治支持。最后一位美第奇家族成员吉安·加斯顿是一个狂欢作乐、挥霍无度的人,他于1737年去世,没有子嗣,有效地结束了美第奇王朝漫长而传奇的统治。

幸运的是,吉安有一个比他能干得多的妹妹。安娜·玛丽亚·路易莎·德·美第奇是一位致力于艺术的赞助人,她签署了“1737年家族契约”,委托美第奇家族收藏的三个世纪的艺术和宝藏永远属于佛罗伦萨的遗产,永远不会离开托斯卡纳。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